夹金村

2017-01-05 07:16

曾奶奶当时曾经护送过红军伤病员。当伤员知道自己快不行了的时候,毅然将自己的全部证件交由曾奶奶保管,足见当年军民之间的鱼水情深。然而红军走后,当地的反动势力全面搜索,妄图揪出曾经帮助过红军的村民。曾奶奶害怕敌人的反扑,也担心证件的安危,不敢随身携带,藏来藏去,最后竟丢了,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!

那年的天气很奇怪,六月份夹金山就飘雪了。红军刚刚翻过雪山来到我们村里的时候,狼狈得很!惨得很!牺牲也很多!听我奶奶讲,当年他们一看到红军,都害怕得不得了,喊着霉老二来咯!霉老二来咯!跑咯跑咯!然后四处躲藏,曾发贵回忆说。因为当年,各路军阀你方唱罢我登场,凡到一地无不抢钱抢人,而红军形容憔悴、穿着狼狈,更让村民误以为是无恶不作的土匪。如此不甚愉快的开场,夹金村村民又是如何接受并最终热烈拥护红军的呢?契机出现在曾发贵的奶奶身上。

当年,被吓坏的曾奶奶躲到了山上的洞中避难,却因为行动过于匆忙而忘记带随身的口粮,饿了些时日后迫不得已偷偷溜回村中寻找吃的。令她惊讶的是,红军战士虽然衣不遮体、食不果腹,且有大批伤病员在村中休整,但却纪律严明,与村民秋毫无犯。据说,当年红军虽然粮食极度匮乏,但没有任何战士去老百姓家乱抢粮食,甚至连乱捣村民种植的洋芋的行为也没有,即使有情急之下先行取用的现象,也会留下铜板。用曾奶奶的话说就是红军听话的很!也不抢东西,也不抢钱!红军战士还亲切地唤村民为老乡,耐心向大家宣传自己的政治主张就是解放穷苦百姓,争取北上抗日。这种让人眼前一亮的精神面貌和严明的纪律,让村民们逐渐接纳红军,拥护红军,帮助红军。

终年云雾缭绕的夹金山

我现在就算吃的饱饱的,穿的暖暖的,也不一定翻得过夹金山,不要说当年的红军了。说这话的是夹金村村支书曾发贵,他今年53岁,皮肤黝黑身体硬朗,操着浓重的四川口音。

人人都知道红军当年翻越夹金山不容易,但究竟有多不容易?记者今天也算是从侧面体验了一把。早晨八点出发,从海拔2400余米的硗碛一路沿着盘山公路驱车行驶在夹金山间,路途之颠簸已经让堆放在车辆后边的行李跳起舞;每隔几分钟就会出现的急转弯让全车人都紧紧地握住扶手,丝毫不敢怠慢;偶尔张望公路外的悬崖峭壁也不禁一阵目眩;远眺对面山峰,永远烟雾缭绕,已经分不清哪片是云,哪片是雾。临近中午,车辆才成功登顶,而接过热情藏族同胞的哈达后,我们才意识到:天真的在下雪!就在九月!即使裹着厚厚的羽绒服,记者仍然瑟瑟发抖

风萧萧马嘶嘶翻越雪山,天苍苍地茫茫穿过草地。路迢迢人急急意志如钢,诗浩浩歌漫漫创造壮举。夹金村,红军只停留了短短几天时间,但已经让当地百姓感受到了王者之师的非凡气度。在四川的大山深处,在藏区、彝区,中国工农红军就是这样,外有敌军围困万千重,自身的生活也苦到几点,每天吃一顿饱饭都难,雪山之上许多将士依然单衣单裤,除了打仗就是练兵。但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,全体红军战士却凭借着惊人的毅力、抱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,赢得了沿途百姓的热烈拥护,为中国革命洒下无数生命的种子,点燃片片可以燎原的星星之火。(记者 董航)

夹金山山顶

夹金村村支书曾发贵

资讯排行

 

推荐阅读